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汇丰|他带回了养了三年的金丝雀,因为一个孩子,就要放弃我

发布日期:2024-07-04 05:29    点击次数:164


图片来源于网络汇丰

第1章

和京圈太子爷江北结婚五年,人人都道他爱我如命。

只有我知道,他对我所有的好,都是为了报恩。

直到有一天,他带着养了三年的金丝雀出现在我面前。

「小陶怀了我的孩子,她不要名份,只求把孩子生下来。你大度一点让我有个自己的孩子,我们一起抚养他长大,好不好?」我自嘲一笑,面无表情的拿出准备已久的离婚协议书。

他骤然红了眼,嘶哑着声音:「迟晚晚,我就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有错吗?我真的很爱你,所以我想让你做我孩子的母亲。

而你却因为一个孩子,就要放弃我吗?」我闭上了眼睛,轻声道:「江北,二十年了,我早该放弃你了。」

「你的子宫恢复情况良好,只要继续治疗下去,还是有希望怀上孩子的。」

我攥着检查报告,指尖颤抖。

从医生办公室出来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江北山。

可电话拨出去,回应我的只有冰冷的系统女声。

也许是在开会吧,他工作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。

和江北结婚多年,我唯一擅长的就是自我安慰。

正这么想着,我打开微信,,点开江北的聊天页面,编辑了一段文字,却始终没有发送出去。

他也会为我高兴吗?犹豫不决时,目光停留在已读不回的聊天记录上。

我会把看到的夕阳分享给他,会把吃到好吃的东西分享给他。

甚至路上的一花一草,都拍照下来分享给他。

哪怕他从未给过我回应。

我也曾环着他的脖颈,娇嗔的问道:「你为什么对我一点儿也不热情,给你发的微信你从来不回。」

他宠溺的摸着我的发梢,「我做不到事事有回应,是因为我要更努力的拼搏,才能给你美好的未来。」

江北是个极富野心的男人,他虽然资产过亿,却仍在向上努力。

这也是他让我着迷的地方。

我小心的把检查报告叠好,放进包包里。

抬头时,却正好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,出现在不远处。

江北搀扶着一个小腹微微隆起的女孩,从B超室走出来。

女孩长得很好看,蝴蝶抓夹盘着头发,额头上散乱着几根碎发,随风飘扬,动人心弦。

只是一眼,我的心脏就猛地缩紧,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攥住。

整个人犹如踩在棉花上,虚浮无力。

直到他们离开,我都没能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回过神来。

尽管我不愿意承认。

可江北,他确实出轨了。

第2章

我记不得,是怎么从医院回到了家,整个人如行尸走肉。

我坐在昏暗的客厅里,路灯照射进来的光,将我的身影拉得很长。

睡意来袭的时候,我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狠狠包裹着。

江北轻柔的声音从耳畔响起,「老婆,你怎么在沙发上睡觉,会着凉的,你总是这样,照顾不好自己,让我怎么放心。」

他责怪着,在我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,极富侵略性地一步步落在我的嘴唇。

我身体僵直,下意识的挣扎起来。

从前我无比留恋的怀抱,怎么也亲也不够的唇。

如今,我竟如此的抗拒。

江北似乎察觉到我的微妙变化,他有些不满,搂着我的腰肢,加深了这个吻。

也就早在这个时候,他身上的木质香调夹着一丝香甜味扑面而来。

让我不由得想起,白天他在医院亲昵的搂着那个女孩,陪她产检的模样。

他的脸上是初为人父的喜悦之情。

他说:「等把孩子生下来,我肯定好好补偿你。」

他又说:「如果是女孩我希望她长得像你,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,如果是男孩的话,就能多一个人来保护你了。」

他们在冰冷的医院,热烈的相拥,像极了满怀希冀期待新生命的父母。

而我身为江北的妻子,只能一个人站在昏暗的角落,默默的看着这一切。

什么也做不了,无能为力。

我的思绪被木质香调勾回现实。

江北的呼吸声越来越重,双手在我的脖颈处慢慢往下游走。

我抵住了他的手,胃里一阵翻涌。

「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」一如往常,柔情似水。

我冷冷的看着他,「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」他一愣,嘴唇翁动,有些心虚,「公司最近事情有点多,我想不起今天是什么纪念日,这样吧,你手上不是有张副卡?喜欢什么就去买,千万别心疼钱,就当我给你赔罪了,好不好?」「今天是我复查的日子,医生说,我的子宫恢复的很好,以后是有机会怀上孩子的。」

我屏住呼吸,尾音带有一丝颤抖。

江北垂着眸,微蹙着眉,「晚晚,你听我说,你的身体现在还是要以休养为主,生孩子的事情千万不要着急,我不想你受怀胎之苦,我只想你好好的。」

我冷着眸子,问他:「你不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吗?」江北显然被我问住了,他指尖微微颤抖着,许久后,他开口:「比起孩子,我更想要你平安。」

我望着他清冷的脸颊,很难把白天在医院时满脸期待孩子降生的江北,联系在一起。

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对我说谎了呢?大抵是在五年前的那次意外,医生确诊我子宫受损,今后无法怀孕开始的吧。

第3章

我和江北的家族是世交,我与他是自幼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。

从懂事以来,我的一切都是以他为中心。

幼时,他爱骑马,我便央求着他带我一起,我瘦小的身体骑上高大的马背,又惊又怕。

他看出我的惶恐,用手轻轻碰了碰我的鼻尖,「你不要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,你要顺应自己的心意,去做可以让你开心的事情。」

我瘪着嘴,「我喜欢的事情,就是能够天天陪着你,你做什么,我就跟着做什么。」

他摇摇头,欲言又止。

从那以后,我就像狗皮膏药,粘在他的身上,甩都甩不掉。

中学时,江北举家搬去了南方,我不顾家人的阻拦,只身一人追到了海城独居。

只为了能够陪在江北身边,和他一起上下学。

我妈心疼我,多次劝说,「囡囡,你这样做是自降身价的行为,你不能为了他丢掉了自我,你要做的是不断提升自己,变得越来越优秀,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。」

我并没有把我妈的话放进心里,直到那天江北作为优秀的学生代表上台讲话。

他戴着黑框眼镜,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着发言稿,自信而又从容的发表演讲。

柔和的光打在他的身上,熠熠生辉。

反观这些年,我因为匆忙追赶他的脚步汇丰,失去了太多。

我放弃了原本擅长的学科,只为能和他有共同语言,可我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大,而他却从未为我停下过脚步。

我幡然醒悟,飞蛾扑火般的一厢情愿只会让我得不偿失。

我毅然决然提交了退学申请。

离开那天,正值元旦,漫天烟花绚烂。

江北看着满眼都是他的少女,第一次露出了心疼的神情。

那时的他说,「晚晚,你不用管我的,你就大步往前走,去做自己,活得优雅自信,活得潇洒灿烂,我们顶峰相见。」

我流着眼泪,望着满天的烟花,虔诚地低头许愿:「江北是属于迟晚晚的,无论过程如何,结局都一定是我们在一起,白首不分离。」

离别时,我抱着江北,贪婪得吮吸着他身上好闻的木质香气。

他宠溺的摸着我的头发,轻声的跟我告别。

我流着眼泪,挥手告别,再也不敢回头。

回到父母身边,我接受了他们的安排,开始了漫长的求学之路。

几年后,我去了瑞士进修,江北则在国内接手了父母的产业。

学成归来,我用最好的状态去见了他。

意外却在瞬间发生。

新官上任三把火,江北的第一把火则是烧向了位居高管之位,却贪赃杜法的重事上。

失了面子又丢了工作的男人,孤注一掷提刀冲向了江北的办公室。

此时,我穿着高定的洁白纱裙,和阔别重逢的江北紧紧相拥。

我看见了男人狠戾的眼神,时间太短,让人根本来不反应。

危险发生在一瞬间,我毫不犹豫挡在江北面前。

尖刃刺穿了我的腹部,一刀又一刀。

血液染红了我的白色裙子,高档的地毯上,流下一滩刺眼的腥红。

江北惊恐的发不出任何声音,他身体僵直,颤抖着捂着我的伤口。

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:「江北,快逃!快逃!」第4章

我在医院醒来时,医生抱歉的告知:「病人的子宫受损严重,输卵管破裂,恐怕今后很难受孕了。」

江北失了心智,在病房里又哭又骂:「你能不能治,不能治给我换人!我们江氏有的是钱,我一定会找人把她治好的!你这个庸医,你给我滚!」我第一次见江北癫狂到丢失风度。

医生见惯了这个场面,什么也没有说,摇着头离开了。

江北指尖冰凉,他紧紧握着我的手,单膝跪地:「晚晚,你嫁给我好不好?这些年,你为我做的一切,我都知道。

你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好好的爱你,好不好?」我躺在病床上,喜极而泣。

我问他:「可是,我以后怀不上孩子了,你不介意吗?」他哭着告诉我:「我不要孩子,我只要你,只要你平安健康的陪在我的身边。」

答应江北求婚的那天, 众腾注册登录服务中心他高兴的整夜他跑遍整个京城, 极悦注册登录服务中心斥巨资在满城的荧光屏幕上写着:「迟晚晚终于属于江北了, 焦点注册登录服务中心我们要结婚了。」

江北因为这件事, 万事注册登录服务中心被京城的贵公子打趣。

他们都说,新航注册登录服务中心江北是自断了后路,这么明目张胆的偏爱,还有哪家的姑娘敢靠近。

他们还说,江北爱我如命。

嫁给江北的时候,遭到了爸妈的强烈反对。

虽然他们中意各方面条件都与我门当户对的江北,可他们还是看出了这段感情中,不对等的付出关系,他们害怕江北会负了我。

当时,我信誓旦旦的和爸妈说:「江北他是爱我的,他以前只是隐藏了自己的心意。」

「我相信,他一定会对我如初,不会负我的。」

现在想来,实在是可笑。

这个世上没有谁离了谁,不能活的。

江北又怎么会因为我舍身救他,而真的非我不可,一辈子只钟情于我呢?

第5章

回忆到了这里,戛然而止。

江北宠溺的将我搂在怀里:「好了,别想那么多了,你身体不好,不能熬夜。」

我看着他,如鲠在喉,「你没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吗?」江北一愣,脸色变得很不好看:「晚晚,你疑神疑鬼的样子,我很不喜欢。

我们自幼相识,彼此知根知底的,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」我自嘲一笑,是啊,从八岁到二十八岁,整整二十年。

江北笃定我对他的爱,坚定不移。

所以他肆无忌惮的利用我的爱意,做尽伤我之事。

他可以看轻这二十年来我对他的付出,可他不该轻视我。

爱上他是我的一腔孤勇,输了,我也大方为自己的心动买单。

我迟晚晚输的起。

不等我开口,江北将我打横抱起,轻柔的放在床上。

他捏紧了被子,「晚晚,你乖乖睡觉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好不好?我今晚睡书房。」

话落,门被轻轻的关上。

屋内落针可闻,黑暗如一只洪水猛兽仿佛要将我吞噬。

来不及穿鞋,我夺门而出,却听见书房内隐忍的说话声。

「白天产检不是还好好的吗?你别闹,晚晚今天心情不好,我得在家陪她。」

「好好好····你别激动,我马上过来送你去医院。」

我光着脚站在门外,遍体生寒。

良久,我颤抖着回到了床上,裹紧了厚厚的被子,任由眼泪流淌。

江北,你不该背弃我们的誓言。

在我这里,你没有知错能改的机会。

等我做好一切准备全身而退时,那么我的世界便再也容不下你了。

第6章

江北一夜未归,我面无表情的拿出行李箱,收拾了几件贴身的衣物。

保姆王妈见我走的匆忙,追了上来:「太太,您这是要出差?」「我打算搬出去了,你把我的行李打包好,晚点我让司机来搬。」

我干脆利落的把行李箱丢在了后排,驱车赶往了公司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因为想要给江北生个孩子,辗转于各个医院,见了无数个资深名医,吃了很多药,打了很多针。

如今,看清一切后,我终于可以和自己和解了。

为了能够在短时间内了解公司的状况,我召开了紧急会议。

会议正进行的如火如荼,秘书小心翼翼的将我的私人手机递了过来。

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江北两个字,光是看到他的名字,就足以让我生寒。

我掐断了电话,和秘书耳语:。

「以后我开会时,不管是谁给我打电话,都直接挂了,我在工作时,不喜欢有人打扰。」

秘书满脸为难汇丰,躬着身子离开。

会议整整开了一天,等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办公室时,江北早已等候多时。

他满脸胡渣,眼神游离。

我看出他尽力地想要让自己放松,欺骗般地低声问我:「晚晚,王妈说你要搬出去住,发生什么事情了?」我再也忍不住,嗤笑一声。

都到这个时候了,他还在欺骗我。

江北明显被我的笑吓到了,他靠近我,身上是陌生的气味。

他颤抖着将我拥进怀里:「晚晚,你别这样看我,到底发生什么了?你别吓我好不好?」这一刻,我对面前的江北感到无比的陌生。

我从他的怀里挣脱开,平静的问他:「你什么时候变得敢做不敢当了?我给过你机会的,可你不愿意和我坦诚相待,非要我撕破最后的体面,你才肯对我实话实说吗?」江北身形猛地一晃,几乎立不住,他紧紧攥着我的手,抓得我的手发疼:「晚晚,对不起,对不起!是我的错,可我也是情有可原,你听我给你解释.··」不等他说完,我一个巴掌直接扇在江北的脸上,力度大到直接让他的脸红肿起来。

我与江北相识的这二十年来,别说动手,汇丰注册我对他就连一句重话都不曾讲过。

他被我打的愣在原地,眼眶泛红,不知是因为委屈,还是忏悔。

还没来得及反应,一道稚嫩的女声传来。

「你别打他!」挺着孕肚的女孩从门外冲了进来,护在江北面前,她眼里的无畏和几年前的我有几分神似。

「不是说了让你别进来嘛!再我还没有解释清楚之前,你来干什么!」江北咬碎了后槽牙,和刚刚求我原谅时低声下气的模样,判若两人。

女孩咬着嘴唇,灵动的双眼噙满眼泪,小声的啜泣着。

「我只是看不惯她这样打你,我都舍不得动你一根指头······」我打断她的话,语气冷漠的发寒:「好一对痴男怨女,只是你们不该惹到我,江北,你就仗着我爱你,你就把我当傻子了吗?」他扑通一声直直的跪在我的面前:「小陶怀了我的孩子,她不要名份,只求把孩子生下来。

你大度一点让我有个自己的孩子,我们一起抚养他长大,好不好?」「我跟你发誓,等她把孩子生下来,我就再也不跟小陶联系了,我从始至终只爱你一个人。」

我自嘲一笑,面无表情的拿出准备已久的离婚协议书。

他骤然红了眼,嘶哑着声音:「迟晚晚,我就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有错吗?我真的很爱你,所以我想让你做我孩子的母亲。

而你却因为一个孩子,就要放弃我吗?」我闭上了眼睛,轻声道:「江北,二十年了,我早该放弃你了。」

第7章

「如果我早点知道你出轨了,我绝不会等到现在才跟你离婚。」

「江北,你在我这里,一次犯错的机会都没有,你但凡有了念头,我们就再无可能。」

「中学时,我能因为看不见自己的未来,而选择退学离开你,现在我同样也可以因为你的不忠,毫不犹豫的离开。

我和其他的女孩不一样,我爱你,是建立在我爱自己的前提上的,你不配让我活的如此狼狈。」

江北浑身颤抖,止不住的摇头。

他捏着那几张薄薄的离婚协议书,眼神里尽是悔恨。

泪水不断地从江北的眼中夺眶而出,「晚晚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

我不能没有你,可是因为你不能生,我也真的很痛苦。

我很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,我求你,原谅我,看在我们那么多年感情的份上,原谅我好不好?」我不为所动,将无名指的钻戒取出,递给他。

「结束了,江北,我们结束了,你让我觉得恶心。」

「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替你挡下了那几刀,现在想来,你根本就不配。」

江北哑着嗓子哭:「你介意的话,我不要孩子了,我只要你好不好,我错了!我错了!」我摇头,说了那么多话,我也是真的累了,耐心也被消磨殆尽。

「别把事情弄得太难看,我们的家族在京城都是有头有脸的,都各自体面些。」

「签字吧,江北。」

江北不认命般将离婚协议撕碎,他紧紧抱住我,近乎疯狂。

「晚晚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,我欠你的,我会一点点的偿还,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?」我推开他,冷眼看着满地的碎屑,问他:「你们多久了?背着我在一起多久了?你敢说你对她没有过一丝真情吗?」问这句话时,我眼睛的余光撇见一旁的女孩,她满心期待的望向江北。

江北却像泄了气的气球,再也没有了向我乞求原谅的勇气。

「三年前她进了公司,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被她身上的青春气息感染了······是我混蛋!我没有控制好自己。」

我冷笑着闭上了双眼:「如果不是我拆穿了这一切,你还打算瞒我多久?」「瞒到她把孩子生下来,然后你抱着孩子求我原谅,求我接受他吗?」「江北,你让我觉得恶心至极。」

我以为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,我会感到难过,会为了他心软。

可现在我亲眼看着江北绝望,看着他眼底那一丝飘渺的希望破碎。

我只觉得坦然,还有几分替过去的自己感到不值。

第8章

江北不再乞求我原谅,只是呆呆的定在那里,红着眼看着我。

秘书重新打了两份离婚协议送了进来。

这一次,江北颤抖着双手接过,像是犯了错的孩子。

我依旧语气平淡地对他说:「江北,签字吧,我们再无可能了。」

「晚晚,我离不开你,没有你,我怎么活啊。」

他极力压制自己的哽咽,可泪水还是夺眶而出。

这幅样子像极了,当初我答应他的求婚,他哽咽着向全世界宣布终于可以把我娶回家的模样。

而现在,却是因为他做尽伤我之事后,还妄想得到我的原谅。

我看着他那双深邃的,曾让我无数次着迷的眼睛,冷冷的说:「我们年少时,曾说过,白首不分离,可如今,俨然是有人说了慌。」

江北向我靠近:「只要你愿意,我们就能白头到老,我还深爱着你,我不想把你弄丢。」

我摇头。

我见过江北深爱我的样子,所以当这份爱意,不再纯粹的时候,我也能第一时间感知。

江北抑制住情绪,短暂的恢复理智后开始想办法留住我:「医生不是说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好,我们一起努力,让你生下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孩子。」

「我发誓,再也不会辜负你了,好不好?」我猛地蹙着眉,用厌恶的神情看向他:「江北,我真没想到,你竟然想用孩子来困住我。」

「你一次次的欺骗我,伤害我,你难道还不知道,你的承诺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吗?」「江北,你不仅让我感到恶心,我对你也彻头彻尾的失望了。」

身后传来女孩痛苦的呻吟声,打断了还想要继续辩解的江北。

「小北,你快帮帮我,我的肚子好疼。」

女孩应声躺在地上,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。

江北逃也似的躲开我的视线,他语气有些焦急:「你·····怎么了?刚刚不是还好好的。」

女孩蹙着眉,脸色如纸:「孕妇不能受刺激的,对不起,我太在意你了,见不得你那么卑微。」

他为难的抬起头,眼神晦暗不明,颤抖着的指尖,表现出他此时此刻的不知所措。

我垂下眸子,语气冷淡:「你们纵使有千错万错,孩子是无辜的,快送医院吧,晚了,怕来不及了。」

他抱起女孩,语气有些颤抖地说:「晚晚,那我先带小陶去医院,我们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好不好?」「对不起,晚晚,你一定要等我回来。」

我看着他,匆匆抱着女孩离开,不知道何时眼眶中的泪水,悄然滴落在手背上。

恰在此时,手机电话响起。

是医院打来的:「江太太,明天的修复手术安排在上午9点,现在跟您说一下手术前的注意事项,晚上22点以后禁食禁水,早点休息,不要熬夜。」

我应声挂断了电话,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会变,靠山山会倒,靠水水会流,只有靠自己才永远不会倒。

自始自终我都保持着绝对的清醒,我的人生要活得很精彩,绝不会被一个出轨的男人羁绊住。

我只会在看透人心后,更爱我自己。

给秘书安排好明天的工作后,我如释重负,瘫坐在沙发上,妈妈打来的电话却让我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。

想必我的事情,王妈已经跟爸妈报备过了。

接通电话后,那边传来低声的啜泣声,还有无奈的粗喘声。

心里涌起万般心酸。

我想起当初结婚时,爸妈蹙着眉头对着江北说的话:「晚晚是我们从小捧在心尖尖上养大的宝贝女儿,你小子要是胆敢让她受一点点委屈,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」

那时的我满脸幸福的望着点头哈腰的江北。

我说:「爸,我跟你保证,江北肯定是这个世界上,除你之外,最爱我的男人了,他绝不会舍得让我受委屈的。」

曾经我对江北的爱有多信任,现在就有多没脸面对深爱我的爸妈。

他们也许应该斥责我,当初没有听他们的话,一意孤行的嫁给了江北。

他们也许会柔声安慰我,不过是嫁错了人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可他们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隐忍着情绪说道:「回家吧,宝贝,爸爸妈妈永远爱你。」

得知江北出轨后,我没有太多的情绪波澜,可仅仅因为爸妈的一句话,我第一次放声大哭。

第9章

回到家后,爸妈给我请了圈内最优秀的律师。

「囡囡,你放心,我绝不会允许我们捧在心尖上的公主,受如此委屈。

他江家,既然管教不好他们的儿子,那么我就替他好好管教管教。」

爸爸高调了在圈内宣布了,江北出轨,我们准备起诉离婚的事情。

众人对这惊雷般的消息倍感震惊,纷纷猜测着我们感情走到尽头的原因。

我对此毫不避讳地对外公布江北婚内出轨的实情。

同时我拉黑了江北的所有联系方式。

得知此事的江北父母,上门拜访。

犯错的是江北,二老对我不曾有过亏待,我还是在去医院之前,和他们见了面。

他们望着我,眼里都是惋惜:「你那么好的姑娘,是我们小北那混小子鬼迷了心窍,不懂得珍惜你。

终归是我们江家没有福气了,你放心,在我们心中就只有你一个儿媳妇,日后他胆感把那小丫头带回来,我是断断不会让他们进门的。」

我颔首,谢绝了他们的好意:「我和江北离婚后,就再无瓜葛了。

他日后要迎谁进门,你们都不必碍于我的情面,不给他们好脸色,我们的缘分已尽,我不想跟江北扯上任何关系。」

二老点头,「是我们想的不周到,不管日后怎么样,还是希望你能时常想念我们夫妻俩,我们是真的把你当成亲生女儿看待。」

他们满脸愧疚地对我依依不舍,我笑着点了点头。

送走二老时,爸爸还是不愿意给相处了大半辈子的兄弟好脸色看。

江伯父叹着气:「好兄弟,这事是我们江家做的不地道,日后无论你对我们做什么,我绝对一个字都不吭!我们都受着。」

爸爸终归还是不忍心,「行,我们的恩怨就算了了,不过江北那小子,我可是见一次打一次。」

「是是是,该打!该打!」两人相拥一起,哽咽无声。

第10章

进手术室前,我在医院走廊碰见了在保胎的小陶。

我本来不想和她产生瓜葛,可她却先入为主的挡在了我的面前。

她自顾自的说起了话:「我知道你很恨我,恨我破坏了你们的感情。

可不管你相不相信,小北都是爱我的,从始至终,我都不认为我们有什么对不起你的,我们的爱情是高尚的。」

「小北和我在一起三年了,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要有个孩子,现在是我帮他实现了心愿。

所以,我希望你能成全我们,只要你放过他,他很快就会忘了你。」

她望着我,野心勃勃。

我嗤笑一声:「你说完了吗?说完了就让我走。」

小陶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:「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?」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一个不忠诚的男人而已,我的身份不允许我为了一个男人失了体面。」

「陶小姐,我也奉劝你一句。

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男人虚无缥缈的承诺,他现在能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,放弃我们之间二十年的感情,明日就能因为新鲜感上头,而出轨另一个人,你能保证你的青春永垂不朽吗?」在小陶准备开启下一轮毫无意义的辩论时,我绕过她的身边,准备离开。

没想到,她却死死的拽住我的手,用阴冷的声音说道:「你在高贵什么?你家境是比我好,可你还是改变不了被小北抛弃的事实,他那天会在公司那样求你,只不过是不甘心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舔狗,突然就不舔他了而已。」

「如果你要是亲手害死了他日夜期盼的孩子,你说,他会不会恨你一辈子?」她突然松开紧紧抓着我的手,整个人往后倾倒。

在倒地的瞬间,我拽住了她。

「怎么,你还是害怕了?因为你生不出孩子,所以对他还是有所愧疚的,对吧?」我本就不屑于她争论什么,可现在我却觉得她十分可怜。

我冷漠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:「我迟晚晚从来就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,好的爱情对我而言是锦上添花,绝不是雪中送炭,没有江北的爱,我也一样可以活得很好,我有自己的事业和爱我的家人。

而你现在只是一个依恋江北才能生存的小女人,离了他,你什么也不是。」

「我会拉你一把,不是因为害怕什么,仅仅是想劝告你爱惜自己的身体,用这种蹩脚的手段来获得怜悯,真的让人很看不起。」

「还有,女性的价值,永远不是在罗裙之下,生不生得了孩子,不是你能拿来羞辱我的资本。」

「言尽于此,希望你好自为之,不要妄图来招惹我,否则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,就凭我自己也可以弄死你。」

她蹲在地上,失声痛哭。

第11章

最后一次的修复手术,没有想象中的疼。

麻药褪去后,我沉沉的睡去,做了一个很香甜的美梦。

醒来时,却看见江北守在我身侧。

几日未见,他消瘦了许多,眼底的乌青掩盖不住。

我们离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圈,我尔囵,我爸也说到做到从江北的手里抢走了几个大单子。

江北现在的处境十分困难。

可我早就不在意了,我不在意他到底能不能撑下去。

「晚晚,我知道无论我怎么做,你都不会回到我的身边,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,就是放你自由。」

「我想你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。」

我冷笑:「江北,你现在装深情还有意义吗?」「我不想再见到你,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。」

江北指尖微颤,他将离婚协议递到我面前,「我同意离婚了,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。」

「你现在满目神情的模样,真让我觉得恶心。」

「哦对了,你以为小陶真的是你心目中的白莲花吗?我在做财产保全的时候,可是查出了她很多的黑幕,感兴趣的话你可以联系我的助理。」

「话已至此,滚吧!滚出我的世界。

出院后,我受邀去荷兰参加某个产品的发布会。

临走时,得知了江北将小陶告上法庭的消息。

小陶整日处在极度恐慌中,怀胎四个月的孩子终究没能保住。

没了孩子的羁绊,江北更是不遗余力的动用所有关系,让小陶锒铛入狱。

罪名是贩卖公司机密。

一切都尘埃落定了,我也该去迎接新生活了。

如侵立删




Powered by 汇丰注册登录服务中心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4 全彩联盟 版权所有